同性戀是天生的嗎?

  美國有多個組織嚴密的同性戀團體。這些團體積極提倡同性戀人士應與異性戀人士遭受平等的待遇,並且要求政府立法接受同性戀為合法的。他們主張同性戀人士應能結婚、領養孩子等。這些組織也向美國政府施加壓力,要求政府撤消同性戀人士不能在軍隊服務的條例。

  到底這些組織鼓吹同性戀人士應與異性戀人士受到平等待遇的基本立場是甚麼呢?答案很簡單,那就是他們認為同性戀是天生的:就如一個人的膚色、高度、模樣般等。歧視同性戀人士,就猶如種族歧視般,應立法禁止。也因此,這些組織對同性戀的產生為後天而非先天的因素這個論調非常惱怒。他們設法攻擊那些希望幫助同性戀人士改變他們的傾向的書籍、人士及組織等。像「國際出埃及組織」(Exodus International)這個幫助同性戀者改變他們的傾向的基督教組織就常受到這些激進派人士的抨擊等。

  同性戀真的是天生的嗎?如果是的話,對那些滿意自己的傾向的同性戀者來說,那將是一個喜訊;但對那些有同性戀傾向卻又不滿意自己的處境而想設法改變自己的人,這卻是一個惡耗,這等於他們將無法成功的改變自己的傾向。大家必須了解,並非所有的同性戀者都滿意自己的處境,有相當多的同性戀者想改變自己卻又不知從何著手,而「同性戀是天生的」這個論調帶給這些人的,可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也就是說,「同性戀是天生的」這個結論給同性戀人士帶來的不是一致的反應,而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日前科學家、心理學家及精神病專家都在為同性戀的起因作激烈的辯論。有一點能肯定的是,「同性戀是天生的」這個結論還有待科學的証明。在這塈皕Q提出的是,即使科學家能清楚的証明同性戀是天生的話,那就表示同性戀者非過同性戀生活,按自己的傾向而活不可嗎?

  我們知道人不是機器,而是有道德規範及意志力的動物。我的看法是,即使研究顯示同性戀是天生的,我們也不能以此為理由而任意隨從自己的傾向或放縱自己的情慾。因決定一個人的行為的,不是基因,而是意志力。我們也不能以一件事為天生的就認為它是自然的、對的、及無需和無法改變的。舉一個例子,如果我們天生就是殘缺的人士,我們就能以自己是「天生的殘缺者」而拒絕克服自已的殘缺,成為有用的社會人士嗎?答案肯定是不的。殘缺人士若能克服自己所面對的障礙,雖然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最終還是能像正常人一樣造福人群的,我本身就閱讀過不少殘缺人士如何成功克服他們生理障礙的書籍。當然,殘疾與同性戀是有不同的。前者是生理問題,後者是心理的問題。我舉這個例子,目的祗不過是要告訴大家,我們不能因一件事情是天生的就採取消極的態度。即使它真是天生的,我們還是能超越它的。

  有一段時候我也認定自己是天生的同性戀者。原因無他,祇是發覺到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大概十來歲左右)便開始有同性戀的傾向及幻想。很多同性戀者相信自己的同性戀是天生的也是這個原因。信主後我非常怨恨上帝,發覺祂實在太不公平了,我責問祂為甚麼把我造成同性戀者後,卻又排斥我呢?祂還算是有愛心及公平的上帝嗎?我也因此而曾經離開過上帝一段時候。但怨恨終歸怨恨,我了解到自己到頭來還是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我不能因相信自己是天生的同性戀者就不顧一切的去放縱自己的情慾,那祗不過是在逃避問題罷了。在內心堶情A我知道同性戀是錯的,我一直被自己為甚麼會有同性戀的傾向這個問題困擾,且也閱讀了幾本有關同性戀的書籍,但它們都對我起不了甚麼幫助。這些書不是痛斥同性戀,就是鼓吹同性戀。後來我去找賽.羅杰斯的最大原因,便是要找出自己的同性戀傾向的根源。賽.羅杰斯問起了我的家庭背景,小時與同性及異性之間的關係,是否曾受到性侵犯等之後,籠統地為我解釋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形成的原因,我才對自己的問題有了初步的認識。後來當我進一步了解同性戀問題的根源後,這對我改變的過程起了莫大的幫助。使我能對症下藥,就有如醫生必須了解病情的根源才能根除病情般。